2021年台北馬拉松

2021年台北馬拉松

2021年全球馬拉松大驚奇 :5 OHCA 、 5 ROSC

時間:2021年12月19日

活動名稱:2021年台北馬拉松

主辦單位:中華民國路跑協會

醫療站服務:中華民國大型活動緊急救護協會

說是馬拉松大驚奇一點也不為過,這可說是台灣自從於2019年Covid-19傳播以來,限制戶外活動舉辦後的第一場大型馬拉松。

或許是跑者太久沒自我訓練,也或許是這兩年吃太好、活動太少的必然結果,但只有天知道。

在全馬、半馬共只有兩萬多人的活動當中,竟然可以發生五例OHCA患者,真的是晴天霹靂。

在台北體育場的指揮中心內因為空間設計的問題使筆者從頭幾乎站立的活動結束;當第一個OHCA案例回報之後,指揮中心內所有相關單位立刻繃緊神經、豎起耳朵,大家開始坐立難安,尤其是筆者負責醫護規劃、調度、協調工作的角色,更顯緊張。

只要將醫療指揮團隊設置在指揮中心裡,你就會感受特別莫名的謹慎。為何會這樣?就讓筆者娓娓道來!

一般來說,醫護指揮團隊如果直接設於醫療總站,就會因為周遭的人都是相關醫療背景的人,給予醫療指揮團隊相當的心裡支持及應變支援;

但如果把醫護指揮團隊中心設置在活動指揮中心內,你就會感受到房間內周遭的相關單位都在扮演監督你的角色,監看你的醫護指揮調度。因為對於醫護指揮中心來說,其他活動相關單位都變成了你的上司單位,如果你的指揮行為稍有不慎、不合理的地方,可能會得到相關上級單位異樣眼光對待,彼此竊竊私語;

這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因為發生重大醫護案件,必須要趕緊尋找緊急應變的行動,但對醫護指揮者來說,卻好像是在對醫護單位的行指指點點。

以上我說的都只是因為緊張而瞎胡猜想別人的善意,但只要醫療指揮中心設置在活動指揮中心內部,醫護指揮團隊就會倍感多重壓力背負在身上一樣。

第一個OHCA通報進來,我就有種今天不是我的Lucky Day的感覺,隨後一個一個OHCA案例通報進來,我已經不再想Lucky不Lucky的問題了,因為small size的腦袋除了展開EMS工作模式外已容不下其他訊息。隨著OHCA匯報進來,無線電不斷的此起彼落,我的調度筆記在活動醫療站地圖上也停不下來!

與時間賽跑的調度異常的漫長,活動指揮中心本來熱熱鬧鬧像是舉辦嘉年華派對,但因OHCA案例頻傳頓時平靜無聲,針掉下來到地上大家都能聽到聲音!好了,不開玩笑了,也不能隨便開玩笑,這是有關生命的課題。

指揮調度異常繁忙,三支無線電傳來的呼叫聲都顯得現場的緊張態勢,一件OHCA現場電擊ROSC後,暫時放下的緊張心情,卻又因另一件OHCA案例通報而再度掀起波瀾,像是水中漣漪向外擴散,久久無法散去。繃緊的神經令人特別難過,像是鐵鎚重重襲擊你的胸口,那種難受痛不欲生。

但隨著時間慢慢推移,我也漸漸恢復平靜,因為我知道不能慌亂,因為我們是緊急救護的中樞神經,是必須承擔指揮調度的重要器官,像是電腦的中央處理器,這時絕對不能當機。難熬的時間一點一的滴的過去,活動漸漸接近尾聲,心情緩和下來後,統計戰果是5OHCA、5ROSE,活動指揮中心各個單位也漸漸熱絡起來,大家彼此互道謝謝,感謝之聲此起彼落。

活動結束後,醫療總指揮國頌理事長、通訊組長木瓜、及筆者頓時倍感無與倫比的疲憊,中間的救護過程已經難以回想,一切都發生在瞬間。

這次2021年台北馬拉松活動能夠圓滿結束,功勞、榮耀歸功於所有與協會配合的醫護志工、裁判、台北市消防隊、台北市警察局!

尤其對中華民國大型活動緊急救護協會的志工我想表達由衷的感謝,請大家相信自己的專業、熱誠、能力、態度。因為只要能被我選進來參加活動的醫護志工都是我最信賴的夥伴,因為你們具備下列特質 - 專業、負責、使命必達。

海賊王魯夫的一句話是我從事緊急救護規劃的座右銘:『我的夥伴一個都不能少。』

謝謝大家一起創造一個馬拉松的世界紀錄(幻想):它叫做『 5 OHCA、5 ROSC』,一個值得說嘴一輩子的驚奇之旅。

患者後續追蹤:

重症送醫患者 - 2個胸痛、5個OHCA。

5個OHCA中4個已康復出院,回家休養。
1個等待安裝微型心臟電擊器。
*以上患者資訊整理於2021/01/09日。